搜索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财经 >

“元宇宙”资本扎堆爆炒地皮 “码世界”普惠大众共同富裕

发布时间:2021-12-10 14:59 作者:yydsa 点击: 【 字体:

  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甚至连Facebook这样的公司都把名字改为“元宇宙”,加速了资本涌入元宇宙赛道的热情,对元宇宙相关概念的热捧引起市场高度关注,国内外的投资机构、互联网巨头、文艺明星、创业者纷纷涌入“元宇宙圈”,用真金白银砸在这一赛道上,刮起了一波“炒地热”。一些买家在虚拟世界中天价购入数字土地,一块虚拟土地以430万美元(约2739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这些购入虚拟土地的资本,将购入的虚拟土地先空置,等待元宇宙概念升温后这些“土地”升值再卖出,开辟出进入数字社会的淘金生财之路。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11月17日,国内共申请“元宇宙”商标达4368件,涉及公司达689家。其中2021年申请了4366件,涉及公司688家。也就是说,99.9%的“元宇宙”商标均于2021年注册申请,并在今年9月创下了申请高峰月。从“元宇宙”相关商标的注册城市分布来看,北京以810件位列第一,其次是广州,有637件,深圳和上海分别有519件、419件位列第三、四。

  有人批判说,“元宇宙”走红就是一场资本炒作,在现实社会中的普罗大众,没有这样的资本参与。元宇宙最终将不过是资本与资本间的投机博弈,与普罗大众无关。

  元宇宙的核心是基于非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从游戏、社交等泛娱乐的沉浸式体验延伸到各种虚拟场景的一体化,逐渐脱离真实世界。究其本质,“元宇宙”只是一个将所有人相互关联起来的3D虚拟世界。人们在元宇宙拥有自己的数字身份,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尽情互动,并创造任何他们想要的数字孪生的东西,如虚拟的地产。而这只不过是利用物理模型、传感器更新、运行历史等数据,集成多学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一个仿真过程,在虚拟空间中完成虚幻建模,从而模拟相对应的实体的全生命周期过程。即模仿物理实体或者虚构一个实体在虚拟世界中重建一个“数字孪生体”或“原生体”。其实不过是互联网的一个迭代,最终不过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而不可能是人类数字化生存的生态。

  奇怪的是,与元宇宙同时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另一个为普罗大众创新构建的“码世界”数字形态,不仅旗帜鲜明,从思想、理论到实践落地,从《码链-大变局中遇见未来》的新书发布,到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的实际落地,都在对标“元宇宙”,而这个已经覆盖三百个城市三千个区县的“码世界生态”,却在未得到媒体和资本的广泛关注。

  数字社会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数字生态?

  全球二维码扫一扫码链组合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基于他发明的“扫码链接数字人”的码链技术,基于数字人物联网模型为数字社会设计了一个与元宇宙对标的,人类在数字社会生存发展的“物格数字地球”的“码世界”数字生态。

  “码世界”依据以“码”(一维码、二维码、多维码、隐形二维码、明暗闪烁点阵图等码制图像)为单位的信息维度,用“码”来作为人和万事万物在数字社会中活动的数字人身份和行为标识。“码”可以对现实世界中人类行为的数字化信息进行编码记录,用“码”来代表人和万事万物的信息所有权。人和万事万物都可以在一个自己的行为中植入自己的数字人DNA后,生成新的“码”,通过码与码的链接接入存储在码链网络。这个“码”记录的是人和万事万物在现实社会中的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等“5W”元素。“码世界”形成的是真实的现实世界与虚拟的数字世界一一对应的映射,有多个乃至无限多个平行世界的维度的数字世界。人们可以以自由意识进入这个平行世界,可以在量子维度进行人类在社会中的自主意愿的表达,完全不同于基于IP的虚拟“元宇宙”网络空间。在“码世界”中,人和万物皆为“数字人”。由于“码”记录了人和万事万物的五W元素,就具备了唯一性、安全性、不可篡改性以及庞大的数量和时间戳。最大限度地保证了信息的真实,溯源,不可篡改的属性。码世界用“码”来映射人类社会的数字化社会行为,形成互通互联。这是对“香农定律”的突破。

  在“码世界”里,用“码”来实现数字人对外服务的邀约,作为数字社会“人与人,人与物”接入网络的节点,交互的对象。每个“码”的每一次交互,都包含了数字人(发行人)和他提供的服务列表信息。每次扫码接入,代表一次链接(交互),将数字人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的“数字人”连接起来,通过“数字人”之间相互交换数据来使得扫码的“数字人”获得他所需的服务。所有“数字人”能获取的服务,以及获取每个服务的“数字人”这两个维度就构成了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智慧码链网络链接矩阵。譬如,在码世界生态中,把所有商品映射成为“元码”,成为进入“码世界”的入口,通过“扫码”接入,打通线下线上,贯穿数字与现实。

  在现实世界中,人在三维世界中相互遇见,相互作用,产生大量的相互作用。在“码世界”里,标定了三维的地点和时间的“码”,可以固定在某个坐标上,进入“物格”。发码行最新发布的“物格数字地球”里呈现出来的物格,是依托北斗卫星遥感数据,把地球表面划分成10米x10米的一个个网格;每个物格(网格)都具有唯一的“北斗经度纬度”,该物格可以在扫码链接时候被一一对应,根据行为的级别匹配不同的权重。因此,“物格”是在“码世界”中的一个三维空间的量子化容器,数字人的数字化行为都落在标定地点,形成的“码”被记录、也可进入物格容器。码的底层不是IP,而是PIT即(位置,身份,时间),而PIT恰好就是5W的核心要素。这个PIT是已经通过“码链”与北斗底层数据打通的。只要建立“码”与“PIT”的转换机制,就类似互联网“域名”与“IP”那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基于“码”的标识的数字人物联网模型在“物格数字地球”呈现。物格锁定的是基于扫一扫与北斗卫星数据的融合产物,具有全球唯一性、行为可识别、场所可定位、交互可溯源的属性,也就天然具备了与真实世界相关联的NFT数字资产的属性。

  人是人类社会的核心,在网络世界,所有的接入、连接、传播都应以人为中心,即以人为本,而非以机器为本,以算法为王。码链把人从电脑、屏幕前解放出来,通过扫一扫或升级版的具有扫码功能的“御空眼镜”“看一看”,量子码链“想一想”生成“物格元码”,在数字地球里予以记录,这是真实世界的行为数字化,而非虚拟化。由此,万物皆可通过元码,打通通向码世界的通道,构建出物格数字地球。基于这个码的身份系统,徐蔚为每一个数字人搭建起了属于自己的价值传递网络——码链价值链。即用户基于二维码数字身份构建的人际关系网络。这个网络可以看作是Facebook的升级。Facebook是当前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很大体量的用户和市场,影响面非常广泛。但是Facebook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它是UGC模型即由用户创造的内容,形成整个体系的价值,但是“内容创造者”即作为价值创造者的广大用户,却没有分享到Facebook的市场价值,而是被少数资本集团所垄断霸占。

  “码世界”的顶层设计思想,不是依靠资本才能兴起的逻辑,而是基于“民本”,即依托于全国三百个城市三千个区县日益成熟的“码链数字经济商学院”生态体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年一个大台阶,逐渐从农村走向城市,走向了2021年“大同元年”。

  徐蔚编著的《码链-大变局中遇见未来》,作为对标“元宇宙”的新书在2021年10月底在成都发布,仔细研究就可发现,码链的生态体系不仅在思想上秉承了五千年东方文明“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哲学理念,在理论上创新了一系列基础新名词,如“数字人(基于特定主题的社会地位与社会态度的网络中的身份与行为总和)”,“码链(扫码链接“扫一扫”接入方式,自动生成叠加自己数字人DNA的码,码与码形成链条)”,“物格(物理方格,可记录人类数字化行为的容器)”,而构建成全新的码链理论体系。

  而“码世界”,则是在全面对标“元宇宙”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在码链构建的“点线面体系”的基础上,把“物格”作为区块链的记账节点,与“御空眼镜”作为“使用人力的矿机”相互融合,叠加价值链的智能合约,产业码的服务器节点,最终生成进入“码世界”的“通行证-元码”,从而形成全面对标乃至超越“元宇宙”。这些生成“元码”的商学院大妈们,才是“码世界”的原住民,生成的元码更可以通过“码上拍”进入二手市场交易,增加流动溢价。同时还会叠加包括扫码专利维权赔偿的收益等多项权益。每个数字人不同的码,成为不同的接入点,一旦形成交易就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从而使得人人都可参与,人人都可获益,每个码就是每个人的新世界,是真正的共同富裕之路。

  码链为人类社会建立起了一种总供给与总需求动态平衡所必须的一体四商模型的“数字经济新范式”。在这个新模型中组建的交易商体系,目前已经遍布全国300个城市3000个区县,通过免费宣传、普及、赋能,让人人都可参与,人人都可受益。彻底改变了传统互联网的被动经营模式,实现了真正的去中心化。交易商只要在线下贴码,消费者只要在线下二维码扫一扫或线上朋友圈转一转,就生成含有自己DNA的二维码,就可以直接进入码链云服务平台完成多功能二维码的统一商城接入,同时消费者可以实现全过程的可追踪,成为数字人部落成员。

  基于码的文明形态,发码行打造了一个由“点、线、面、体、系”构成的码链生态体系,为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数字化的生态和技术。在这个体系中,“点”是扫一扫,“线”是价值链,“面”是产业码,包含一体四商,即生产商、消费商、交易商、服务商,“体”是交易所,“系”是提物权。发码行在此体系的基础上,构建成了各个细分行业的产业码。产业码是发码行在产业的细分领域内,利用码链云平台技术功能发行的特定产业码链图形码。产业码拥有集信息检索、信息生成、信息传输、电商支付等多种技术于一体的云服务功能。发码行还在扫码技术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开放型的“物格价值链平台”。这个平台通过链接线下的人、线上的产品和服务,来实现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的融合。价值链和产业码是其核心着力点。它不仅实现了人与人之间协作环节的信息化,还解决了传统结构化数据库无法覆盖到的一些场景。而基于扫码技术,则可以固定对账结果,无须审计人员再重复验证。它使整个社会实现可信的数字化,让信任系统可以更高效地运行。不仅将实体世界的人或物映射到了一个小小的“码”中,同时还通过其独有的回报机制和不可篡改的特性,能有效地将真实的数据信息分享、传递出去。

  在码链生态体系中,价值链的价值,在于多中心化、分布式、点对点。它带来的是更加高效的人与人联网、人与物联网、物与物联网的链接形态。价值链中有个“无信任”术语,指的不是价值链不可信任,相反,它是在提醒用户,他们不需要信任任何其他的使用者,也可以正常的进行交易。通过码链重构新经济,可以让四商连成一体,用二维码扫一扫技术,人类可以在真实世界面对面,扫码即可以接入网络,这是互联网的元宇宙做不了的,因为对于真实世界来说,有个5W元素,而在互联网的元宇宙里,却只有一个IP,因此就会产生各种各样乱象。比方说:匿名、黑客、水军、造假、垄断等等。

  发码行基于码链生态体系及扫码技术打造的价值链商城,让产业码(面)和价值链(线)链在一起形成数据集合。这些数据可以包括产品、服务的购买金额、日期、时间或任何其他交易信息,其中也包含了关于谁在进行交易的信息。人们只要通过使用移动设备(如智能手机、御空眼镜)扫一扫码,看一看码就可验证自己的身份。

  发码行建构的从扫一扫接入到价值链传播,再到各个产业码统一接入物格价值链平台,创造出了一整套专利授权+软件服务+产品系统及与运营体系相融合的码链体系。

  产业码是发码行把真实世界代理服务体系完成数字化管理的独家代理服务器。而基于码链理论的一体四商产业码平台,是基于二维码扫一扫码链专利技术、地理位置溯源、数字人的点对点行为模式的分布式去中心化网络,是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运用产业码以及5G北斗物联网行业,结合物格价值链电子商务平台,可以解决各产业从生产、仓储、物流,到门店、售后等商业活动中的一系列痛点。

  码世界通过对人的数字化迁移普惠大众共同富裕

  元宇宙通过对现实的虚拟为资本投机攫取财富

  元宇宙来自于互联网,互联网是以根服器来分配ip地址为底层,它是构建在人类现实社会外的一个虚拟的世界。正因为是虚拟的世界,所以导致互联网的生态体系,对人类的社会实际上造成的是一种破坏,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都在反垄断的根由。

  徐蔚在其编著的《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一书第八章“人类文明的终极之争”中指出,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不是金融帝国主义,而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即从唯利是图的角度来看,如果剥削人类比不上剥削机器,那么资本家集团就有足够的动力来发展机器人、人工智能来获取最大的剩余价值。为此,徐蔚批判説:区块链和所谓的加密货币的本质就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因为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机器世界的产物,这也是西方世界所主导以IP为链接的互联网所谓算法控制世界的一个骗局,而这个骗局就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一机器人取代人类。

  码世界对标元宇宙,是人类社会与机器人帝国的终极对决。硅基文明的特征是算法驱动,算力为王,谁控制了算法。谁就控制了整个机器,谁控制了机器,谁就控制了人类社会。现在,元宇宙已经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把这个谜底完全揭晓出来了。在元宇宙生态里,全世界所有联网的所有用电子驱动的,都是同一个机器人在控制。控制的方法就是,我有虚拟的世界、我有虚拟的土地、我有虚拟的生活,给你戴一个头盔进入元宇宙,你就进入了一个很爽的新世界。

  徐蔚认为,真正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应该是对整个社会体系结构包括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重构。从新的价值创造体系、新的社会管理体系和新的智慧文明这三个维度展开。

  元宇宙的生态体系,引入的是基于区块链的比特币虚拟币等,而码世界生态中是特别提物权。是物格里的物,所有的物格形成一个链条,这个链条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由码链升级的码链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是一个分布式记账,分布式记账防伪溯源,防篡改。但在互联网的生态体系里面,没有地理位置信息,也没有人的信息,它只能靠算法靠加密。物格在真实世界里它是有真实地理位置,有真实的人创造的价值,本质上防伪是几乎可以不需要的,物格是同一个地理位置的,同一个时间,同一个人创造的行为和价值,他在全宇宙是独一无二的,是不需要加密的,而区块链基于算法算力的信任是机器人之间的信任。

  码世界生态中的物格,进一步拓展延伸就是物格数字土地。用来记录人在每一个格子里的行为和在数字世界里对数字社会创造了什么价值,做了什么贡献的数据。呈现出整个社会的价值是全社会的人在共同劳动中创造的,不是金融在创造,金融只是服务,数字人在数字地球的数字土地的一个个“物格”上劳动,创造价值,这个数字地球的模型由全社会全人类共建。

  基于码世界的码链体系目前在我国的300个城市3000个区县,已有上百万银发群体的大爷大妈正在通过免费领“名电码”参加贴码的数字化劳动,构建“码链一体四商”体系,目前线下贴码已遍布全国各地,贴码最多的三、四、五线城市,占整个贴码数量的85%以上。1100多款名特优电器产品上架名电码商城,打破了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垄断,盘活了实体,带动了就业和共同致富。千军万马的线下贴码,线上传播,创造出了一种参与流量分配的数字劳动成果。彻底打破了互联网流量为王的中心化接入方式。为人类在信息化社会开辟出了一条全民共富的道路。充分显示了发码行基于扫一扫发明专利技术,通过“点、线、面、体、系”构建的码世界和“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这一利益共同体的市场魅力;显示了主动线下贴码,引流扫码购物,将收益落在“物格”这一物格新经济模式振兴实体经济的效应。

  在三维的现实世界中,二十年前资本进入房地产利用土地稀缺引爆开发、炒房炒地暴富,十年前资本进入互联网利用大数据形成垄断攫取全社会财富。而今,资本扎堆“元宇宙”虚拟世界,抢购虚拟土地,欲利用在硅基技术加持下的“元宇宙”虚拟世界呈现所谓的美好场景,爆炒虚拟土地。鼓噪“未来只有元宇宙这一条路”的舆论,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套路,以贩卖现实世界中人们对未来的焦虑借机敛财。对此,前不久《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评论说,不论元宇宙是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还是混合现实,中心词都是“现实”,而离开了现实的支撑,终归当是海市蜃楼的无本之木。


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